快来学习看动画的正确姿势,不要再当萌新了!

网易爱玩2018-08-16 16:14:24


随着看动画的人越来越多,讨论动画的人也越来越多。但是大量词语的乱用让大家的交流只是鸡同鸭讲。

爱玩网百万稿费活动投稿,作者 在兔子山揉打糕,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想必喜欢看动画的诸位读者们都曾有过,在阳光明媚的午后与某位“冻鳗”高手侃侃而谈的经历吧。你与高手对某部动画的方方面面评头论足,高手双手抱在胸前俨然一副“大湿”模样,嘴中时不时冒出“分镜张力不足”、“动画节奏过快”等意义不明的词语,最后还会微微摇头说到“这部动画‘演出’不行。”

虽然你并不明白这位高手口中的张力、节奏、演出到底是在指什么。但是高手的话语中透露出一股不可反驳的权威与自信,就好像这些词非常之基础一样,于是你为了维护自己的脸面也只好作罢不再追问。而当某天一位初入宅门的萌新特来向你询问关于此片的看法时,你把那天午后高手所说的神情兼备地复述给了萌新。

你认为高手所言的那些不明觉厉的词非常有震撼力,一定可以威慑住此位萌新。可是萌新听完之后却眉头紧锁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么‘演出’到底是什么?”突然你发现你被这位萌新给问倒了,你内心咆哮着:这位萌新真不懂事,这种词语难道不都是靠意会的吗?!你感觉好像有千言万语堵在喉咙之中,却无法将话语理顺表达出来。于是你想起了那个炎热的午后,玛德原来那个狗屁高手就是在唬人!

以上段落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也很正常。虽然事件是笔者虚构的,但据笔者观察,很多人对“演出”以及一系列的衍生词都抱有误解,或者说理解得非常暧昧。事实上在四月新番《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第二话中,霞之丘诗羽也对比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不过由于学姐是小说家自然会更加在意剧本的素质,但也能从她的话中感觉到:就算剧本素质不高,一个好的演出同样可以把作品拔高到另一个水平。

“那是人设和演出的功劳,剧本明明平庸到不行”

宅友们聊天时或多或少都会把“演出”的好坏作为一部动画好坏的重要标准,但大家是否都理解“演出”究竟为何物呢?今天笔者打算较为细致的对“演出”做一个清楚解释,希望对喜爱动漫的你有所帮助。

一般动画爱好者口中的“演出”主要包含两个层面意思,一是指“文字剧本转变为动画影像”。二则是指动画ED表记上的“演出”职位。(为了更好的阅读体验,以下文中带引号的演出代表第一种意思,不带引号的演出代表第二种意思)

《悠哉日常大王》的风格就是相对明确的“慢”

那么我们先从使用频率最高的第一个“演出”开始讲起。文章最开始那位“冻鳗”高手口中的“这片‘演出’不行”其实就是在表达“将文字剧本转化为动画影像”这个步骤做的不好。动画的剧本只会标名场景、台词、出场人物和人物动作,如何将文字剧本转换为动画影像这就是“演出”。具体来说就是每一个镜头该播放多少秒、要使用什么机位、如何切镜头、如何利用场景中的元素构图、画面中的人物该如何运动等,这些所有使用视听语言的动作都是“演出”。

每个演出家都有着自己的“演出”风格,他们会根据自己的风格对剧本进行理解从而画出分镜。比如细田守就非常喜欢用“同POSITION”(同一机位同一场景),在《穿越时空的少女》中下图的场景就反复出现,据细田守自己说这是为了配合动画时间回溯的主题故而多次使用,借此表达“回到同样的地方”的感觉。

《穿越时空的少女》这个机位、场景就出现得非常频繁

今敏则偏爱使用各种剪辑手法来讲述现实幻象错乱的故事,《红辣椒》开场的一连串匹配剪辑就让人惊叹不已。

《红辣椒》大开脑洞的快速剪辑

而新海诚则喜欢用丰富的光影、色彩效果来营造抒情氛围,非常贴合他作品里的小年轻谈恋爱的主题。这些偏好就是大家常说的“演出风格”。

每一帧都是壁纸的《言叶之庭》

《白箱》中有一个剧情也非常具有代表性:在第九集时木下监督把《EXODUS!》原本中规中矩的结局给改成了一白匹马齐奔的壮丽场景。我们姑且不讨论木下这种作死的想法是否合理。现在想让大家思考一个小问题,如果你是监督会如何用镜头表现这一白匹马呢?

如果是宫崎骏老爷子的话说不定真的会把所有马都画出来,但如果换成新房昭之可能我们就会在画面上看到一个大大的“马”字然后加上“乘100”。举这个例子主要就是想让大家体会不同演出家在面对同一剧本时的不同“演出手法”。所以说给不同的演出家同样的剧本,最后得到的画面一般都会大相径庭。

《白箱》截图

为什么笔者要说很多人都在误解“演出”一词呢?因为这个词涵盖的内容太多,原画、后期摄影、场面调度、音响、镜头等多方面都在其中。细田守的“同POSITION”是属于构图上的“演出”手段,今敏快速的剪辑是在镜头剪辑上的“演出”手段,新海诚偏爱的丰富光影效果则是在美术和摄影上的“演出”手段。

再往深了说动画中对白的语气、后期摄影效果的添加、动画角色的演技甚至天空中的云彩都可能属于“演出”的范畴。只要是演出家有意识的在利用镜头中一切的元素来表达自己的想法,基本都属于“演出”范畴。但很多人却总喜欢用一些概念很模糊的词去笼统的评判一部动画“演出”好坏,比如上文提到的“分镜张力不足”、“动画节奏过快”。


“分镜张力不足”是指什么?是说动画构图不够立体?还是说静止镜头太多而导致动态感不足?“动画节奏快”又是在指啥?是人物说话太快?还是重要镜头停留时间太短导致信息传递不完整?如果不把话题细化下去,大家再怎么交流也是无济于事。笔者认为只有我们能够正确的理解“演出”一词的含义,以及这个词所包含的内容,我们才能更加客观的去判断一部动画“演出”的好坏,错误的理解只会诱导出错误的结论。

动画的“演出”是演出家通过分镜来实现的,分镜可以理解为“文字剧本转换为动画影像”的桥梁。动画制作中的一切步骤都是依照分镜为指南,这些步骤也就是实现“演出”的具体过程。一般来说分镜都是由本集担任演出的动画人负责,当然现在的日本业界根本不是这个情况,这点下文会细说。正是有了分镜这一关键指南,各个部门的动画人才能在演出、监督的带领下相互合作顺利完成动画制作。

《夏日大作战》分镜

但在大部分情况下分镜的精细程度是远远不够的,也就是说光靠分镜原画师们很难准确把握“演出”意图,所以必然需要一个现场的管理者将分镜中的具体指示传达给原画师、作画监督、摄影等工作人员。担任管理者的并不是我们所认为的监督,因为日本的TV动画制作通常都是三到七集同步制作,而要兼顾多集动画制作的监督又非常繁忙,所以就需要一个单集的监督去辅助监督完成上述工作,这个单集的监督就是我们常说的演出(这里指第二个意思:职位)。

单集演出的工作开始于与监督、剧本家的会议,演出要根据监督的想法、要求和剧本去绘制分镜,不过正如上文所说现在也有很多演出不画分镜的情况。正常来说演出是要负责分镜绘制的,因为画分镜的人肯定是最熟悉自己分镜的人,所以理应让其负责演出工作。上个世纪的很多动画片尾都只标有演出而没有分镜,这种情况就是演出把分镜也画了。但现在动画人的工作越来越繁重,忙不过的情况越来越多,也就慢慢出现了将演出和分镜分开的情况。熟练的分镜老手画分镜,适合现场管理的负责演出,这样的做法能让人员流动更加自由。分镜与演出分开的情况一般都是负责画分镜的人只画分镜而不会参与后续的制作,也就是说谁担任演出谁才是现场的管理者。

这就是分镜和演出分开的情况

分镜画好之后演出的工作也只能算是刚刚开始。演出要把画好的分镜交给监督检查,检查完之后就要拿着分镜与主要原画师们开作画会议。演出要向原画师们交代作画的具体细节,比如想要什么样子的人物演技、镜头的机位该如何摆放等,之后原画师就要根据演出的指示绘制Layout。在与原画师们碰头之后演出还要与作监开会,同样也是交代一些“演出”的注意事项。

Layout是日本动画制作当中相当重要的一个环节——是将分镜转变为动画影像的关键工序。Layout通俗的说法就是分镜的精细版本,一部动画的构图稳定与否与layout的质量有直接关联。因为Layout会确定人物和背景的透视关系、镜头的特效处理、光源位置等一系列的重要事项,只有在这个步骤上少出问题,才能确保后续制作能少出状况。

《怪物之子》滨田高行作画部分:Layout→原画→原画+动画→完成

演出将原画师们交上来的Layout逐一检查是否符合标准后(也会进行修正),会将Layout交给作画监督继续进行修正。如果Layout实在不合格,演出也会将其打回给原画师要求重画或者修正。画力高的演出家常常能够确保动画构图的稳定,因为他们能在Layout步骤进行大量的修正。不过现在也会有让熟练的原画师将Layout和一原(草原)一起画好后交上来检查,这样演出可以一并检查原画和Layout。检查修正完成后再交给第二原画负责清稿,通常我们在片尾看到的第二原画就是这种流程下的产物。

《魔法少女小圆》Layout,可以看到非常多的文字注解

Layout检查完之后,演出会拿着Layout和美术监督、摄影监督、色指定·检查开会,交代背景绘制注意事项、后期特效注意事项、上色注意事项。比如某一段镜头需要表达悲伤的情感,演出就会让美术监督注意绘制这一段镜头所需背景时尽量让颜色阴沉。会议开完之后就是不断的跟进各个工序的工作,遇到大问题找监督小问题就自己拍板作决定。

Copyright © 日韩动漫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