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日本动画中的小众音乐:二十一世纪的实验精神

Anitama讲道理2018-12-04 09:44:47

图片来源:众cd封面


欢迎置顶Anitama订阅号~


本文由公众号幻想现视研提供。


01 从《声之形》谈起,独立音乐意识进入主流动画



随着《你的名字。》成功在中国收割票房,另一部2016年话题性极强的日本动画电影《声之形》也传出了要计划引进的消息。《声之形》是一部怎样的电影呢?它由京都动画制作,导演是其旗下的山田尚子,故事围绕一名罹患听障的少女转学到新班级而展开,电影的开篇音乐是英国摇滚乐队The Who在60年代出版的一首《My Generation》——这首歌曾在2004年被《滚石》杂志排在“史上最伟大的500首歌曲”榜单的第13位。


据《声之形》的配乐牛尾宪辅所说,用《My Generation》是导演山田尚子的主意,它能表现一种小学时代的意气风发与趾高气昂。但他没有提到的一个有趣的巧合是,The Who的主唱Pete Townshend在这首歌里故意使用了一种口吃的唱法。这种口吃唱法使得这首歌因涉嫌冒犯口吃人士而遭到BBC的拒播,但在这首歌有了足够的欢迎度后,他们最终还是播放了它。一个听障少女引发的故事,一首口吃的歌揭开的序幕——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两者之间存在着一种更深的联系。音乐在这里不仅仅是烘托与推动气氛的辅助,更是一种“对照”的存在。


《声之形》的配乐是极其用心的。电子音乐人牛尾宪辅担纲整部电影的配乐,而整部配乐中有一半以上却是以钢琴为主的原声音乐。不同于一般的原声音乐,这些音乐都刻意保留了环境音:触摸琴键的声音,踩动踏板的声音,人在演奏音乐时所发出的一切原本不属于音乐的声音都被完整的、小心翼翼地录制下来。牛尾称这是为了接近听障者的听觉感受:“助听器是装在耳朵上的扩音器……应该伴有噪音”。这种做法在主流动画的配乐里十分罕见,它所展示出来的那可称之为迷人的颗粒感更像是一种单纯的低保真音乐,也更接近于一种简单而内敛的独立音乐精神的产物——一如电影本身,平静而充满自省。


02 京都动画下的另一爆款《小林家的龙女仆》ED里的两种色彩



如果说《声之形》的音乐能让观众迅速分辨出它与以往动画配乐的不同,那么京都动画今年制作的又一部热门动画或许可以给出一些线索:作曲家们与主流音乐的偏离恐怕早已蛰伏。


《小林家的龙女仆》的ED《イシュカン・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结合了两种日常动画常用的配乐方式。一种是以近似摇滚乐的强烈节奏打底,再在上面铺陈少女歌曲色彩:《経験値上升中☆》(《南家三姐妹1》OP)式的配乐。它热情、充满活力、有着稳定的结构,它是传统少女动画(以及部分少年动画)音乐的遗产。而另一种则是将节奏拆开,用人声去一个个兑现它——就像画出一个跳跃的弧度般轻巧而大放异彩:《空耳ケーキ》(《阿兹漫画大王》OP)式的配乐。它好奇、喃喃自语、不在乎自己将要飘去哪里,它来自涩谷系音乐的启发。


《イシュカン・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没有传统意义上的前奏,它的前奏被声优们以一种当仁不让的气势合唱了出来:“叭啦叭叭叭啦叭,叭啦叭叭啦,叭叭啦叭,异族间的相互交流……”这部分旋律在接下来的一段演唱里也承担了间奏的作用,它活泼又奇异,听起来就像在冒险岛里跳过一个又一个高低起伏的台阶——只等自己落在一条平稳的道路上,亦或冲上云霄。


如果我们感受到了这一点不同于其他音乐的地方,我们便离发端于90年代小众圈子里的涩谷系音乐近了一步。


03 涩谷系音乐与秋叶涩谷系音乐



在90年代,日本东京的涩谷凭借鳞次栉比的唱片行与服装店成为了世界著名的青年文化根据地,这里唱片的销量排行总与其他地区不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音乐品位与风格:它们根植于消费主义与拼贴精神,天真地走在潮流的尖端,就像一个个站在街道上漫不经心吹着泡泡糖的中学少女。这就是“涩谷系音乐”。


如今我们轻易就能在许多动画音乐里听到这类作品——一支常在涩谷活动的乐队“相对性理论”的主脑药师丸悦子自2009年起至今便已演唱了八部动画的主题曲。但在涩谷系音乐诞生之初,它的受众被认为难以过渡成为动画迷。


1996年,两位重量级涩谷系音乐人小山田圭吾和Kahimi Karie合作了日本国民动画《樱桃小丸子》的主题曲之一《ハミングがきこえる》,这首歌就算现在听来也趣味十足、丝毫不显得过时,当时却反响平平。而在涩谷系音乐走向巅峰的整个90年代,将这种面向独立音乐受众的风格直接引入主流动画的尝试也寥寥无几。


直到签约美国独立厂牌的涩谷系乐队们纷纷退潮的二十一世纪,总部位于涩谷的老牌音乐公司胜利娱乐旗下厂牌flying dog开始主推动画音乐,涩谷系音乐才被宣告正式与动画搭上了桥梁。以音乐制作人福田正夫大量启用涩谷系音乐人为开端,一时间各大公司让涩谷系音乐人参与制作动画配乐与偶像声优歌曲的现象蔚然成风。2007年,flying dog出版精选歌曲集《AKSB~これがアキシブ系だ!》,其中囊括2001年~2006年共八部动画的主题曲,专辑标题上的“アキシブ系”即“秋叶涩谷系”在日本成为了一个新的音乐图景。


秋叶涩谷系延续了涩谷系的审美,却也剥离了涩谷系与生俱来的小众气质。涩谷的唱片行多属于外资企业,它们集中了许多在日本没有发行的欧美原盘予以销售。这些专辑里既有60年代的管弦流行音乐(Orchestral pop),又有90年代时下正在形成风潮的独立流行音乐(Indie pop),而在那个信息尚未如此发达的年代,人们只有来这里买下这些CD才能一领风采——涩谷的音乐人们正是通过这种方式汲取了创作的养分。作为动画音乐呈现的涩谷系,大多保留了其原本内敛的情绪、气若游丝的人声抑或小巧的管弦乐,同时也与大众流行保持了紧密的联系,节奏的变化更趋于稳定,编曲的音色也更为明亮,自此走入主流动画迷的审美领域。



值得一提的是,2013年一部同样是京都动画制作、山田尚子执导的动画《玉子市场》的OP《ドラマチックマーケットライド》便是一首教科书般的秋叶涩谷系音乐。它的风格借鉴了涩谷系乐队Flipper’s Guitar在二十多年前出版的一首《恋とマシンガン》,而它的名字更是对90年代最突出的一支涩谷系乐队Pizzicato Five《マジックカーペットライド》的致敬。与这两首歌曲相比较,我们既能轻易分辨新世纪的秋叶涩谷系音乐那部分多出来的可称之为“明朗”的流行元素,又能准确够到被藏起来的与涩谷系一脉相承的那一点与众不同。


04 比涩谷系更远



如果我们把目光投向Flipper’s Guitar和Pizzicato Five活跃的年代,会发现远在欧美的另类摇滚正风生水起。与独立流行一样,另类摇滚也源于地下独立音乐,同时受到了噪响流行运动的影响。两者同根同种,却发展出了不同的面貌。如果说涩谷系是独立流行在东京的折射,那么从东京的视角看来,另类摇滚就是独立流行在大洋彼端的一个脱离童稚气息的青春期胞胎。


2009年,由Production I.G制作的《东之伊甸》开篇便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快速切换的街景画面背后是密集的鼓点,随着一句“A dying scream makes no sound(死亡前的尖叫湮灭无声)”片名从左逐字排开,为观众酝酿这一切紧张情绪的是英国另类摇滚乐队Oasis的《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原本收录在Oasis 2008年出版的专辑《Dig Out Your Soul》中,2009年3月被制作成单曲发售,4月《东之伊甸》开播,5月便又重新制作限量版在日本发售。比起在其他地区发售的版本,日本的限量版正是多了一张含有 “东之伊甸”版音乐录影带的DVD。


这次OP的合作被誉为“史上首次世界级摇滚音乐和日本动画的互动”。《东之伊甸》是一部浪漫化的救世主题动画,而它的OP《Falling Down》也表达了与上帝沟通的意愿:“if you won’t save me, please don’t waste my time.(如果你不愿意救我,就请别浪费我的时间)” 音乐与动画的契合已不必多说,但这次“史上首次”的互动更侧重指向商业上的互动,如果仅仅是作品上的碰撞,那么早在三年前就已经发生了。


2006年,manglobe制作的《死亡代理人》ED采用了英国另类摇滚乐队Radiohead最杰出的作品《Paranoid Android》。这部动画表现了各种神性的哲学讨论与结构复杂的末日主题,整部动画基调灰暗压抑,常常在一集的末尾观众仍没反应过来它的意欲,Radiohead的吉他运载着主唱Thom Yorke病态的声音就已经顺流直下到达了耳腔——这何尝不是另一种启示呢?


05 本土音乐人的贡献



现在我们知道,曾经的小众的音乐是如何一点点进入日本主流动画的——正如它们是如何一步步占领大众市场。以《AKSB~これがアキシブ系だ!》的出版为分水岭,这些琳琅满目的音乐势不可挡,成为动画配乐中一项重要的选择。


在《AKSB~これがアキシブ系だ!》出版的同年,一本名为《アニソンマガジン》的动画歌曲杂志创刊,将动画音乐的深度研究推向高潮。这本杂志不仅评论动画主题曲,并且有大量的动画音乐制作团队的采访资料,更与亚文化研究相连结,已经非常接近于一本严肃的音乐批评类杂志。虽然这本杂志因销量不佳于2009年停刊,但我们可以借此看看,在这本杂志推出之前,是什么样的力量在驱动它的孵化。


如果我们要谈2007年之前的小众动画音乐,不容忽视的两部动画是2005年的《斗牌传说》与2004年的《妄想代理人》,恰巧这两部动画都是出自MADHOUSE。


《斗牌传说》的主题曲一列出来就很惊人:OP是日本70年代的民谣二人组古井戸的《何とかなれ》,ED是热衷实验的新金属乐队Maximum The Hormone所作的《アカギ》。前者是日本昭和时期一系列优秀民谣乐队的代表,它那最淳朴直白的民谣姿态与动画的怀旧背景相得益彰;后者擅长制造紧张激烈的冲击感,正适用于动画的热血情节——一年后,该乐队的歌曲被著名的《死亡笔记》选中作主题曲,并一举打入流行音乐市场。


《妄想代理人》的音乐由导演今敏私心喜爱的音乐人平泽进一手包办。平泽进是一位非常有探索精神的音乐人,早年组过新浪潮乐队“P-MODEL”与实验乐队“旬”(风格倾向于前卫摇滚、合成器流行、电子),其后以个人名义制作与发行专辑得到了许多有分量的音乐人的帮助,其中就有亚文化圈的偶像户川纯。今敏从来不掩饰对他的喜爱,除了《妄想代理人》外,其职业生涯中非常重要的两部动画电影《千年女优》与《盗梦侦探》都找了平泽进做配乐。


平泽进在动画配乐领域是非常独特的存在,今敏的动画彻底解放了他的才能。《妄想代理人》的OP《夢の島思念公園》高昂的唱腔里世界音乐的色彩与合成器编织的紧凑节奏中大气与孤独奇妙共存,ED《白ヶ丘-マロミのテーマ》那被电气笼罩的恬静童话般的旋律却让人一分接着一分地承受平静的重量。平泽进和他的奇思妙想是动画配乐领域的一座高峰。


06 二十一世纪之前



没有人会怀疑小众音乐进入实验动画比进入主流动画要早。1998年一部作品同时采用了国外另类摇滚乐队与日本本土小众音乐人的作品作为主题曲,那就是《玲音》,制作公司是从MADHOUSE分出独立的TRIANGLE STAFF。


《玲音》的OP《Duvet》由与日本唱片公司签约的英国乐队Bôa所作,ED《遠い叫び》来自古井户乐队的成员仲井户丽市 。人们几乎只要一听这两首歌就能感受到这部动画与普通观众的距离——它绝对不是一部能让你轻轻松松吃着薯片坐在沙发上惬意消遣的作品。


——或许我们能够从这里看出点端倪:小众音乐的引入也许正是日本动画主题逐渐被拓宽与深挖的有力见证。


附录:

(一)本文提到的所有动画歌曲一览

01.My Generation(动画电影《声之形》主题曲)
02.イシュカン・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TV动画《小林家的龙女仆》ED)
03.経験値上升中☆(TV动画《南家三姐妹1》OP)
04.空耳ケーキ(TV动画《阿兹漫画大王》OP)
05.ハミングがきこえる(TV动画《樱桃小丸子》OP)
06.ドラマチックマーケットライド(TV动画《玉子市场》OP)
07.Falling Down(TV动画《东之伊甸》OP)
08.Paranoid Android(TV动画《死亡代理人》ED)
09.何とかなれ(TV动画《斗牌传说》OP)
10.アカギ(TV动画《斗牌传说》ED)
11.夢の島思念公園(TV动画《妄想代理人》OP)
12.白ヶ丘-マロミのテーマ(TV动画《妄想代理人》ED)
13.Duvet(TV动画《玲音》OP)


(二)药师丸悦子演唱的八部动画主题曲

01.おやすみパラドックス(TV动画《夏之岚!春夏冬中》OP)
02.ヴィーナスとジーザス(TV动画《荒川爆笑团1》OP)
03.神様のいうとおり(TV动画《四叠半神话大系》ED)
04.COSMOS vs ALIEN(TV动画《荒川爆笑团2》OP)
05.ときめきハッカー(TV动画《电波女与青春男》ED)
06.少年よ我に帰れ(TV动画《回转企鹅罐》OP)
07.X次元へようこそ(TV动画《太空丹迪》ED)


(三)《AKSB~これがアキシブ系だ!》歌曲列表

01.Neko Mimi Mode(TV动画《月咏》OP)
02.Let Me Be With You(TV动画《人形电脑天使心》OP)
03.ビーグル(TV动画《可可露图书馆》主题曲)
04.波のトリコになるように(TV动画《月咏》插曲)
05.人間だから(TV动画《人形电脑天使心》角色歌)
06.かたことの恋(TV动画《人形电脑天使心》插曲)
07.Dear Friend(TV动画《青蛙军曹》插曲)
08.la la maladie du sommeil(TV动画《翼神传说》插曲)
09.瞳のトンネル(TV动画《人形电脑天使心》角色歌)
10.リトルグッバイ(TV动画《泽伽佩因》ED)
11.明日はたぶん大丈夫(TV动画《欢迎加入NHK !》插曲)
12.Cloud Age Symphony(TV动画《最终流放》OP)
13.CESTREE(TV动画《泽伽佩因》插曲)
14.Pressentiment triste(TV动画《月咏》ED)


精彩内容推荐(请点击以下图片):



Copyright © 日韩动漫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