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波—经典歌曲合集(1/2)专辑视频(11)首

微哈尼族2018-11-11 16:16:45



KHOVQXEEVQ LAXEEVQ合秀拉秀


Ghawqxaq mirnya ir------ 

奥吓米娘依------ 

奥吓米娘依------

Myavkev khmqxeevq mqtav latseir tsaeqlar

苗歌红秀翁嗒拉且才拉,

纪年的红秀月已经到来,

Myavkev khmqoer mqtav lajaq tsaeqlar

苗歌红嗯翁嗒拉甲才拉,

纪月的红嗯月已经走完,

Khovqdoer maq meeq birba ir awr

合丢麻门闭巴义傲,

背运的年份已经走远, 

Khovqmeeq lajaq eir mqghanr dzanrlar mir a eir

合门拉甲哎翁昂章拉米娘哎。

吉祥如意的年月呦降临人间咯。

 

Ir------ 

------

------

Khmqxeevq arla tsaeqlar ardee maq siq aq e

红秀阿拉才拉阿德麻习阿娥,

红秀月当空我们不得而知,

Aqcawq khovqtovq civq e sanqtaw arbawr

阿乔合朵即娥桑涛阿报,

知晓年历的是山间植物,

Latovq civq e bawrtsanq jaeqzaq tsaq nya eir

拉朵即娥保仓结然查娘哎,

获悉月历的是野生动物,

Khovqtovq latovq eir 

合朵拉朵哎,

年历月历呦,

Jaeqsawr sanqteir narivq kar ber eir

结扫桑铁那依卡白哎。

谨看动植物的表达吧。


Ghawqxaq mirnya ir------

奥吓米娘依------

奥吓米娘依------

Khmqmaer tsaevlaq laqlaw armawr manrlar

红迈珍腊腊捞阿冒曼拉,

箐沟的马鹿引颈高歌,

Khmqmaer arjir burbu doeqdoeq manrlar

红迈阿计布布丢丢曼拉,

树上的鸟儿叽叽喳喳,

Burbu doeqdoeq maeqnan aryaer caw awr

布布丢丢埋喃阿燕敲傲,

布谷鸟儿呼唤春雨, 

Khmqxeevq uvqyaer cevle banqjaq xaeqlei mirnya eir

红秀翁燕遮勒榜甲闲列米娘哎。

滋润万物的春雨呦飘飘洒洒。

 

Ir------

------

------

Gartaw siqmavq maq xir pavqtaw lalar

嘎涛习麻麻系八涛拉拉,

路边的盐扶木叶儿发枯, 

Garkhan joema maq xir pavqdaq lalar 

嘎航追玛麻系八达拉拉,

山岗的追玛树叶儿发黄,

Aqcawq huqnmq eir tseevqganq bawrma nmqlar

阿乔湖农哎子冈保玛农拉,

最先清醒的子冈树呦萌发新芽, 

Huqmaer lar e sirsav tsovqlovq nmqlar mir a eir

湖迈拉娥细三左罗农拉米阿哎。

最先精壮的细三树呦春芽蓬勃咯。

 

Ghawqxaq mirnya ir------ 

奥吓米娘依------ 

奥吓米娘依------

Daema ghovkhaeq jav mir lawrghov panlei aqlaer

滇玛窝海加米老窝番列阿练,

由水滋养的田地拉开秧门,

Kmrcaer yawoer jav mir cavkhav naeqxeevq pavqleiaqlaer

控欠腰恩加米家哈内秀八列阿练,

松垮的篱笆加捆新篾,
Daema nyoqpeer maeqnan aqmavq caw awr

滇玛牛佩埋喃阿麻敲傲,

犁田的水牛后牛虻紧随, 

Nyoqtsaeq tsaeq jaevq eir

牛才才节哎,

犁出的黑土呦,

Ardeirleirkhan lovq aer jav nya

阿蝶列哈罗哎加娘。

像彩虹一样绚烂。

 

Ghawqxaq mirnya ir------ 

奥吓米娘依------ 

奥吓米娘依------

Myavkev khmqxeevq mqtav latseir tsaeqlar

苗歌红秀翁嗒拉且才拉,

纪年的红秀月已经到来,

Myavkev khmqoer mqtav lajaq tsaeqlar

苗歌红嗯翁嗒拉甲才拉,

纪月的红嗯月已经走完,

Khovqdoer maq meeq birba ir awr

合丢麻门闭巴义傲,

背运的年份已经走远, 

Khovqmeeq lajaq eir mqghanr dzanrlar mir a eir

合门拉甲哎翁昂章拉米娘哎。

吉祥如意的年月呦降临人间咯。

 

Ir------

------

------

张波是哈尼族优秀音乐文化的杰出的继承者,是哈尼音乐著名的歌唱家,被哈尼人民尊称为哈尼歌曲的"领军人物"。他的音乐走出了大山,在哈尼民族的各个支系中不断传唱。他在哈尼族传统音乐文化的基础上,不断的进行了全新的艺术探索,创作出了许多优秀的哈尼音乐,并用母语来演唱。

基本名片

中文姓名:张波

昵称:阿波

民族:哈尼族(阿卡人)

国籍:中国云南

出生地:云南省西双版纳州景洪市勐龙镇叭尖大寨

出生日:1974年8月1日

逝世日:2007年11月03日

享年:33岁

学历:高中文化

职业:歌唱家,词曲写手

专辑:2002年发行首张个人专辑《爱尼风》,2004年8月发行《阿卡人》

主要作品:《花恋》、《阿卡人》、《心的约会》等

音乐特点

张波的歌之所以引起轰动,除了他自身高亢的音质、将传统哈尼民歌与现代歌曲的巧妙结合外,更重要的是得益于运用母语演唱而产生的母语文化的共鸣。张波用哈尼民族独特高亢的母语之声,实现了本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传于异地,留于异时",唱醒了一个民族,并引起全民族的共鸣,这就是他的成功之道,也是他的价值所在!

获奖情况

1997年6月,参加西双版纳州旅游杯歌手大赛夺得一等奖;

1997年11月,参加滇西南地区卡拉OK大赛获二等奖;

2000年,西双版纳州文体局推荐他参加广西国际民歌节,演唱由他创作的歌曲《欢聚的日子》,荣获最佳歌手奖,这首歌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后,反响强烈,观众来信要求他出演唱专辑;

2002年,由他创作并演唱的《心的约会》获第九届中国"骏马奖"音乐电视类一等奖;

2004年,他创作并演唱的哈尼歌曲《相约永久》获第十届中国"骏马奖"音乐电视类三等奖;

2005年,他创作并演唱的《山寨小夜曲》获云南省广播电视政府奖文艺类一等奖

张波是西双版纳哈尼族的著名歌手,被称为哈尼族歌手中的"领军人物","西双版纳民族音乐的奇迹",由他创作并演唱的歌曲,获得了全国性的少数民族艺术"骏马奖"等一系列奖项,他的歌,被专家学者作为研究少数民族文化的对象。而在西双版纳民间,在西双版纳哈尼族中,张波几乎具有无以伦比的影响力和号召力,已成功的自筹资金出版了《爱尼风》、《阿卡人》两盘个人专辑,由他创作并演唱的《心的约会》荣获2000年全国"骏马奖"一等奖。他的歌在每一个哈尼族寨子里流传,甚至有70多岁的哈尼老人对他说:"我们哈尼族可以不吃饭,不喝水,但不能不听你的歌啊"

张波,出生于1974年8月1日,景洪市勐龙镇叭尖大寨人,于2007年11月3日凌晨4时因心脏病抢救无效死亡,享年仅仅33岁。张波自小酷爱自己民族的音乐,在他生命里短短的几十年共创作了50多首哈尼现代通俗歌曲,20余首歌曲已收录在2002年制作发行的张波首张专辑"爱尼风"和2004年8月制作"阿卡人"VCD歌带上。他所创作的歌曲既继承爱尼民间语言传统,又不失现代流行通俗歌曲的唯美和隽永。不仅深受哈尼族男女老少的欢迎和喜爱,而且也被其他兄弟民族所接受,不仅在我国哈尼人聚居的范围内广为传唱,甚至在缅甸、老挝、泰国哈尼族支系中也倍受青睐。他的歌曲成为让人们了解哈尼文化及哈尼人的一个成功的载体。他的影响力之大,不免给他带来了很大的成就感,然而,事情其实是很糟糕的。

据说,张波生下来几天后得了一种怪病,高烧不退,双拳紧握,不吃不喝。父母抱着他到乡卫生所看病,但住院治疗了一个月也不见好转。由于长时间不松开拳头,掌心腐烂化脓流水。医生告诉他的父母,这孩子没救了,回家准备后事吧。父母沮丧地把他抱回家里。邻村的一位哈尼草医知道后,把自制的药水喂进张波的嘴里,小张波才奇迹般地存活了下来。可能张波太小了,阿披明炎(一个哈尼远祖的名字)拒收他,有意把他留在世上,让他在世间做点事情再去。张波命运多舛,一生多病,长期患类风湿病,曾几次卧床不起,但始终热情不减,在病床上仍然笔耕不辍。有人说,他过的是激情燃烧的岁月,过早地燃尽青春,耗散生命;有人说,他的命是"捡"来的,够"本"了。可人的生命哪能用"本"来计算啊!成年后的张波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哈尼族,为了使哈尼歌曲成为传承本民族母语文化的精品,张波便卖了家中所有的橡胶树、向银行贷款、向亲朋好友借款,共投资40万余元才勉强出版发行了两盘个人专辑,直到2007年他不幸逝世连投入的成本也没有回收。艰难的张波负债累累,太大的压力和生活的艰辛曾使他瘫痪在床半年之久。可就是在瘫痪的日子里,张波依然用坚强的毅力与病魔抗争,全身缚着草药咬牙坚持创作,写出了《我爱你勐巴拉娜西》、《故乡情》等歌颂家乡、赞美西双版纳的经典歌曲。

他的影响甚至远播泰国,据"泰国阿卡农业教育发展中心"主任阿禾先生介绍,张波先生在泰北地区组织演唱会,五场演唱会,观众少则三、四千,多则六、七千。在居住分散的泰北"阿卡村",能集中如此之众,实则不易。("阿卡"是西双版纳哈尼族的自称)。

张波的的音乐,即叫好又叫座,但他的现实生活并不如意。在眼下这个时代,做音乐,或者说,做艺术创作,也许注定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张波先后出过三张自己的音乐专辑。这些专辑在西双版纳、在泰国销路极好,也为他赢得了巨大的声誉。但正因为出版发行这些音乐,张波家从一个殷实之家堕入到贫困之地。因为,那些卖出去的专辑,几乎全是盗版。而录制自己的专辑,张波全是自费。为了录制拍摄自己的歌曲,张波卖掉了家里的橡胶地、卖掉了房子。有人评价这几年的张波:"就是饥一顿饱一顿地过来的"。也许是西双版纳这个舞台太小了,张波在这里没有得到和他的才华和影响相称的地位。他这一生只能注定是"民间歌手",自生自灭,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张波死后,无数哈尼族群众悲痛不已,得到消息的人们趴在他的身体前痛哭,许多视他为偶像的人痛不欲生,不能接受这个现实。在他死后,人们才开始检讨原先是不是欠他太多?

据说,许多寨子用最高的礼仪邀请他的女友到寨子里去,一个寨子一个寨子地轮着来接她,的用这种方式来寄托对张波的哀思。

生前好友悲痛之余也都在自责没有做得更多,回忆起张波的时候,都觉得他不应该活得那么苦。

张波之后,有人在反思,为什么会这样?

张波创作的歌曲,现在已经是哈尼族音乐的经典。在张波的影响下,也还有另一些小有名气的哈尼族歌手,比如现在在全国发了两张唱片的"米线",比如"飘张",还有"阿卡组合"。

著名舞蹈家杨丽萍,这个原西双版纳州歌舞团的演员,在这里成长,在这里走向全国,现在是国宝级的舞蹈家。父母一直在西双版纳工作。但是她对外从不说自己是从西双版纳出去的。据说是当年西双版纳这边的许多做法深深的伤了她的心。

在在渐渐声名鹊起的哈尼族歌手"米线",原来是原始森林公园的普通演员,也是到了外地之后才得到包装、发展。

这些事例下面,好像都有一个注脚:有些什么是靠不住的。

在文艺团体,有一定渠道的人才尚且如此,像张波这样的"民间歌手",要想得到有关部门的扶持,就更是水中月镜中花。不说扶持,在很多时候,他们甚至正常的指望都经常落空。

张波的音乐专辑出来后,面对盗版,曾经找有关部门投诉,希望能得到帮助,但是,最后的结局是盗版把他彻底淹没也没有人拉他一把。 人们听到一句对张波的叹息是:"他好可怜,他那么相信政府……"。

可是,现实的悲哀就在于,尽管靠不住,但不得不承认,很多事情,还就只有那些人能做。

张波已去,他离开的损失也许永远无法弥补。但是张波不仅仅留下了一批优秀的音乐,他的遭遇也许具有更大的启示意义。如果张波的离去只是在一些真正关心西双版纳的人心中留下无尽的遗憾,并不能对现实有所改变和警醒,那将是比他的死更遗憾的事情。证明他最后能为这个社会做的贡献,也没有起任何作用。

而现实很有可能如此









想第一时间观看更多的搞笑视频,收听更多好听的民族音乐。请打开手机扫一扫添加关注. 

咚吧嚓组合承接各种商业演出


 ——音乐制作

——录音制作

      ——音乐MV制作

    ——微电影制作

联系电话:15925411461

非诚勿扰




文章编辑:爬里

你想投稿请扫一扫下面的二维码添加微信

想听更多的哈尼族歌

想看哈尼族搞笑视频

想了解哈尼族文化

请点击微哈尼族关注

点击分享

让更多的人懂哈尼人

让我们把哈尼族文化发扬光大

                    




                       扫一扫关注【微哈尼族】



喜欢山寨生活,
喜欢茶山空气,
喜欢喝古树茶,
喜欢以茶会友。
品僾伲古树茶,
交天下朋友。
欢迎您来品茶



Copyright © 日韩动漫音乐联盟@2017